网站首页>人妻子女>老婆與小區花匠

老婆與小區花匠

更新时间:2019-09-20 00:31:34

又是一個周末。睡到自然醒起來。老婆已準備好可口的早餐。邊喝著小米粥,邊看著在廚房忙活的老婆。老婆身量中長,臉小臀大,鼻梁上架一付眼鏡,模樣有點像新聞頻道13下午檔那個女播。生完孩子后,暫時辭了事務所工作,在家歇了快一年。上個月她父母想念孩子,心疼女兒,過來把孩子接去照顧一段日子。家里一下子清靜了不少。老婆生産后,剛結束哺乳期不久,白膚膩肌,屁 股又大又圓。喂奶期間,老婆心思一門放在孩子身上,對性事寡淡了許多。現在一空閑下來,她的欲望像被壓緊的彈簧,突然一松就一下子反彈出來。這兩周三天二頭操弄,開頭幾天性致高漲,同老婆旗鼓相當,后來逐漸招架不住,且戰且退。昨晚老婆干脆一屁股來坐到臉上,受不過誘惑,又折騰了好一番。到現下小子的腰還有點隱隱酸痛。

我們住的是複式公寓底層,朝南有一個院落。搬進來前原房主種了不少花草。之前我們夫婦忙于各自事業,雙休日也懶于打理,都是請小區花匠照料,付他些工錢。家中舊書報雜物,搬搬運運也由他代勞,常進進出出慣了。老婆日前晚間告我,沒歇下來前,從不注意花草這些小事,有孩子后就更不關心了。自孩子被接走后,每天在家閑著,才偶爾望望。三月陽春,杜鵑開得嬌媚,雜草也竄得快。花匠見家中常有人,空了就隨時進院來弄弄。花匠老家是衢州鄉下,看樣子四十剛出頭,有個兒子十七八歲,打一份揮小旗子的交通協管的工。父子就住小區地下車庫一間空房,晚上順帶看看車庫,小區不收房費。花匠老婆每年來三四回,我們見過。小眼大胸下身寬厚,挺不錯的媳婦,每回來都要替花匠做活。好像是老家里有老人要照顧,不能常來城里同父子團聚。花匠照管幾個小區的綠化,活兒干得挺麻利。我問老婆,你一向不屑于這種家長里短,現在知道的還不少。老婆告訴道,不是的,上上個禮拜,花匠在院子里忙得累了,跟老婆討水喝。老婆一向好人心,就讓他進屋,先倒一杯橙汁,花匠一口就干了,又倒一杯牛奶,又一口干了,老婆就讓他坐下等會,燒水沏茶他喝,一邊洗菜一邊同他閑話。因爲常來,花匠倒也不拘束。老婆乘空打量了下他。面貌普通,但有棱有角,身板筋骨強鍵,長年勞作的結果,紅黑建康皮色。到城市生活多年,衣杉倒也清爽。老婆本來也沒啥念頭,只是隨意敷衍。那花匠見老婆不煩他,就安心坐等老婆茶水招待。老婆近身給他沖茶時,聞到一股男人勞動出汗后散發的雄性體味,只作不覺返身繞回竈台繼續忙活。心道以前倒沒看出花匠有付好身板,體味也充滿男性氣息哩。手上一走神把沾板碰掉落地。急忙彎腰蹲下收拾。那幾天有點熱,老婆只穿了短衫睡褲,一蹲下就會露出一截腰身和半個屁 股。老婆說無意偏頭看到花匠褲檔處大大隆起一堆。隔著飯桌看不見花匠臉,估計正在訂著自己的后面,直覺花匠那里好大。老婆心里一笑。男人嘛,婆娘又不在,難免。這花匠也老實頭,並不如有些影視故事描寫的,會故意過來借口幫忙,然后主婦半推半就,干一下之類的等等,並未發生。之后喝完茶花匠就走了。走時老婆又瞄了瞄,發現不但前面大,臀部也結實。老婆說時還戲噱,他屁 股比你筋肉得多。我道,估計前面也比你老公粗大許多,老婆就說你好下流。我一把伸進老婆褲子里,又熱又濕,老婆順勢一抱,當時在廚房就親熱了一番。我邊從后動作邊問她,想不想讓他干?老婆先不答,被問急了才道,你要是很想,就干啊,咳,咳。。。,那一刻的快活真難言說。

過后小子暗喜,以前躺在床上胡亂臆想過,都說不動腦筋做體力活的人干活強悍,找個做工的或農夫和老婆干一下,多好。苦于無從著手,這不是現成的人選嗎。后二晚,就鼓動老婆嘗試一下,以滿足我那陰暗的窺YIN心理。老婆耐不住我軟磨,終于答應試一試。估計她心也被我引活了發癢,加上她三天兩頭跟我索要,淘得都快被榨干了似的,持久度也下降了。有幾回她剛起興,這邊就熄火,搞得老婆很不爽,就嘗試一把強健的滋味,反正也是應老公央求。

合計好后,馬上實行。

女人一旦決定了引誘,應該很難抵御。而且女人天生是具有表演天賦,又有老公慫恿作后盾,可以做得自然無破綻。當然,我們還是再三評估了花匠的人品和安全性,感覺不會有什麽問題,才決定嘗試刺激。小子私下還有點念頭沒和老婆透露。那花匠老婆身體怪誘人地,保不準以后也能嘗嘗野鄉村花的滋味啊。

周二,一般花匠都會來。我沒出門,蹲在家中二樓,要碰機會窺一窺可能到來的場景。

天氣很好。上九點多,花匠來了。老婆穿了睡衣褲,由于存了引誘之心,就選了一套薄棉淡粉色的。老婆有意蹲到院子里幫著澆花,把屁 股朝對花匠撅著,我躲在樓上窗簾后面,院里的情形盡在眼中。花匠一如往常,未察覺有何異樣,只道只有老婆一人在家。一會兒,只見花匠不時掃一眼老婆后面。老婆有點知覺,故意微微撅得更翹,她不著急,要慢慢地誘惑。花匠以爲老婆不覺,停留在老婆身體的目光長了起來。以前從沒機會看到女主人這樣的姿態,今天是怎麽了。不知不覺下面就撐了出來,趕緊用手扯一下衣服掩蓋一下。看來花匠起反應了。但如果老婆不繼續動作,花匠是不敢去觸碰的。過了會兒,老婆突然叫了一聲哎呀,招手花匠過去,小聲說有條小蛇那邊。我知道是老婆要來事兒了,找個借口讓花匠靠近身邊,其實只是一只壁虎而已。花匠見老婆一反往常,可能有點奇怪。但主人叫過去,樂得靠近女人身旁。這男女異性之間也真說不清,不論身份有啥差別,一旦挨近身,這空氣中就有了點異樣氣氛。花匠雖是粗人,也聞得出。且久未碰過女人,對女人身體氣息分外敏感和渴望。他嘴巴張開,微微呼氣,只是不敢確定什麽。花匠一般不敢冒然往那方面想,即便想了也不敢冒犯的。但老婆的動作顯然與平日不同,明顯帶有一種意味,至少是無危險的身體姿態和聲音。花匠略微躬著身走過去,他要遮蓋住下體的異常。花匠快步到老婆身邊蹲下搜尋。老婆一邊手忙腳亂地指指點點,一邊用手拉著花匠胳膊。兩人靠得這般近身,老婆身上還帶點奶香的體味花匠顯然聞到了,領口往下白白的一片,剛完成哺育的奶晃來晃去,渾圓的屁 股近在咫尺。他身體的反應更強烈了。我見老婆嗅了嗅鼻,她又一次近距聞到前些日聞過的男性帶汗體味。老婆有點躁熱,臉開始紅潤生動起來,慢慢耳根頸勃也有發紅,她的欲望發生時就是這樣子。待找到壁虎,老婆手才放開,花匠也很享受剛才的過程。估計他已經有點確定老婆有點不平常了。他也許在等待女主人進一步的暗示,他仍不敢即刻就冒犯。老婆剛要立起,忽然一拐又蹲下,接著順勢坐在地上。我明白這是老婆進一步動作,雖有點老套,但此時也顧不了那麽多,仔細一想,要很快實行,這也是最簡便的法子了。老婆說師傅扶我一把,腳崴了一下,並把手再次搭上花匠臂膀。花匠就把老婆的手臂彎過頭頸,搭在自身另一邊肩頭,一手小心扶著老婆腰往客廳進來。

上台階時,老婆又有意打了個趔趄,大半個身體癱在花匠身上,左邊的奶緊貼他的胸口。低頭一張,花匠下身頂起老高。花匠臉賬得通紅喘粗氣。此刻花匠的欲 火已被徹底激起了,他扶著老婆腰的手趁勢摸了摸老婆屁股,以作試探。老婆並沒推開那手,花匠由此斷定婆可能已經讓他摸弄了,他索性大起膽一彎腰橫抱起老婆,跨上台階。老婆把臉側向花匠臂膀腋窩處,她被那里濃烈的氣味吸引。

進門情形看不到,我急忙出房,到共享空間換個角度掩好身,不想放過任何進程細節。

花匠自抱起老婆在身,就不打算隱藏了,他已顧不上那麽多,體內的精蟲鬧騰得讓他下身像要暴裂,他邊走邊用下身頂老婆屁 股。老婆道扶我到酒櫃那邊。明明被抱著,卻偏偏說扶,呵呵,女人啊,都這會兒,還要裝一裝。到酒櫃一旁台子邊,老婆說放手吧,花匠放下老婆,有點手足無措,他又吃不透了,不知往下該怎麽辦。老婆卻又對他道,我倒水你喝,去把門關上吧,天熱。老婆是擔心被相鄰聽到什麽動靜。這一句一出聲,無疑是給花匠發放了通往老婆身體深處的通行證,就是再笨的人也懂了。花匠急步搶過去碰上大門,客廳也暗了許多。他返身回到老婆背后,緊挨著她,老婆正拿起茶杯準備倒水,花匠忽地貼上去,一只手就從前腰伸進去摸老婆小腹,另一只手由后腰伸入摸老婆屁鼓,老婆故作一驚,回頭小聲斥責,你作啥,好大膽啊,花匠小聲央求,大妹子,讓我摸摸,實在受不了,兩手並不停,更向著老婆褲檔深處摸摸索索,老婆小聲斥責著,下身卻由于受到前后攻擊,不由自主將屁股更貼向花匠,花匠趁勢一把連著內褲扯下老婆睡褲,然后用手輕按了按老婆后腰,老婆便會意地伏下身爬在台子上,把屁股撅起送向花匠,這動作分明是鼓動,哪有責備,花匠放肆地行動了。老婆知道花匠是先要弄弄自己后面,之前看了許久的,她對自已的身體很有信心,尤其是前胸和后面,自已老公就是一直沈迷于那里的。花匠急切褪去老婆連著內褲的睡褲,一頭就撲在后庭里又吸又探。這時沒有了高低貴賤,只是男人女人要交媾。我這邊一下血往頭湧,下面一下子漲起,太刺激了,臆想的情景就這麽發生了,我顧不上感慨,只是要享用這難得的大餐。

花匠扒著老婆后面姿意了好一陣,當作前奏,便迫不急待地掏出家夥塞入老婆體內.那東西的確大,直塞得老婆葡著身一伸一縮,閉眼抿嘴,眼鏡都忘了摘下,看上去很充實滿意樣。老婆我知道,一旦進入的東西又大又硬,一下就容易潮的。果然,二人還沒怎麽動彈,也就二三分鍾光景,估計老婆那里面已經開始在索要了,老婆忽然反手捏住花匠命根底,想幫他延緩發射,但已經來不及了,花匠低聲急叫,大妹子,實在憋不住了。看來憋了幾個月,家夥一入老婆身體就在里面直跳,臉也憋得有點變形。老婆閉眼回道,憋不住就射吧,松開手一面使勁把屁 股往花匠根處抵,只見花匠一陣悶吼,就伏在老婆身上。從樓上往下看,只見到男人臀部猛的一抽一抖顫動,這一抖有好一陣,花匠應該是把大量的子孫液體噴入老婆體內深處了。后來老婆說那頭一噴又猛又多,熱熱的。這一波剛過,花匠並不拔出家夥,他有點歉疚地撥正老婆,說道,別拿出來,過一歇就會硬的,一面把老婆抱起,老婆示意他走向沙發,花匠坐著躺下,讓老婆伏在上面,二人下面仍連接著,老婆隨他擺弄,並不言語,此刻才摘了眼鏡扔向沙發,順勢握握他命根下二團物事,幫他恢複。這一動舉,花匠無疑受到了極大鼓勵,由于面對面上下緊緊貼靠,花匠擡頭一下子堵住老婆嘴唇。老婆只略略閃躲,就閉上眼讓他啃了。我知道老婆剛來興頭,離滿足還早。所以並不堅拒花匠嘴巴的探索。原來浙西鄉村男人也同樣偏好口舌相交,他也急于要品嘗城里年輕女人的口水。老婆讓他親著,一會兒竟然還伸出舌頭給他含吸,以幫助下面再次起勢。花匠貪婪樣地親嘴咋舌,啧啧有聲。還不時搓揉允吸老婆雙乳。過后老婆告訴,由于刺激太大和用力允吸,已基本斷奶的乳 房又分泌出少許奶水,都讓花匠吸食了。我臆測道,這浙西鄉村男人的精 液猛地突射入她體內,她興奮得血流加快循環,另一種不同的雄激素怕是很快融入了她血液里,加速刺激了她內分泌也是因頭吧。老婆還補充道,花匠嘴里並沒什麽異味,被他親的還蠻享受的。小子頭里忽然一閃念,不知道花匠老婆舌頭是什麽滋味,另一種欲望在小腹下暗暗滋生起來。

花匠就這麽貪弄著老婆的身體,約二十來分鍾,又起動了。

這回持續較長。他姿勢不多,質量卻高,直弄了一個多小時,其間老婆出現過幾回向上死挺腰臀,擡頭找尋身體上方的嘴唇,隨后就劇烈顫抖樣,應該是反複潮了幾回。老婆潮前,定要捉住男人嘴唇,登上頂峰才放開,一旦進入這種狀態,根本不管身上是什麽人了,只是要迎接享受這一刻極致的快感。而花匠一直控制著不作二次發射,經過這怎麽激烈的身體交合,他已經相當放松自信了,身下的年輕女主人被折騰得這般興奮滿足,他知道現在可以憑自己任意所爲,進屋到現在,她不都是任自己隨意擺弄嗎,沒半點不耐煩的意思。他好像隱隱知道,只要再一下發射,就沒理由再撫弄下去了。

待老婆稍稍平息,花匠平伏在老婆身上,把老婆兩腿並攏,以夾緊家夥,自己兩腿分在老婆兩腿兩邊,雙手屈撐,把老婆包裹在自己四肢內,一面用下面粗大的東西作四周研磨,一面再次或含含奶,或反複嗅嗅聞聞,摸摸舔舔老婆液下,享用我平時的專屬領地。老婆兩手被他向后挪著成舉起狀,腋窩稀疏的汗毛被汗液唾液弄得濕濕,任花匠所爲,偶爾回應下他壓上的嘴唇。老婆已經得到充分滿足了,身體軟軟的容納著花匠,到這時才用眼光掃了掃樓上,一面等待他再次的發泄,一面享受他的研磨和間隔的上頂。這姿式弄法老婆從未經受過。估計花匠和自己鄉下老婆就常這麽干,男人一般都會以自己習慣的固定模式操弄吧,而女人對姿勢卻不挑剔,由著男人橫豎顛倒。以前我們低估了花匠夫婦。別以爲鄉村人不懂情趣,這花匠的弄法還真拓展了我的眼界。

老婆哪經得這般磨擦,見花匠還憋著,就微仰起頭含住花匠胸膛肌肉,一手去探下面連接處,花匠明白是讓他沖刺了,他雙手撐起,下面保持著姿勢用力頂撞沖擊,這回是花匠含住老婆嘴巴,他是要抓牢機會和老婆上下交合著射出這一輪。老婆配合著上下扭動,手死抱著花匠的臀往下按,下身隨著花匠強度往上頂,看樣子是里面又夾又吸了,他終于忍受不了,身體整個壓住老婆,暢快地射出了他的第二波子孫雨。

樓下的光景讓我亢奮,但有一幕我始終沒看到。花匠對老婆貪弄后面,卻沒從正面允吸,是來不及,還是鄉下人不慣,要麽是一開場就發射在里面,之后就不便了還是別的什麽呢,想不出頭緒。那花匠同自己老婆時是怎麽樣呢,暫時無答案。要是以后有機會,小子自己問那花匠老婆吧。

完事后,老婆扯一堆紙巾塞在下面,又給花匠擦拭。身體一分開,距離也重新拉開了。花匠再三招呼,對不住對不住,都怪我實在忍不住,才,才那個的。老婆道只可這一回喲,再不能這樣,稍停頓,又補一聲,除非我叫你,阿曉得。老婆的話看似矛盾,顛三倒四,其實先定了規矩,又留下一絲余地。我懂的,我懂的,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你放心好了,放心好了,花匠唯唯諾諾地反複應承,又道,我那邊還有事,要去忙了。老婆示意他離開。我一看時間,已經要快中午了,急忙下樓沖向老婆,探看她還保持著原狀原味的身體。。。

网友评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